浅浅

小姐姐欢迎来撩我。◕‿◕。

出言然家的玉兰,有意私聊

哪吒耽美文(题目还没想好,文笔差,慎入!!!)

 

  东海龙王喜得四子,原本想要在四子破壳之日 邀请众仙众佛来东海做客,起不料中途杀出了个李哪吒来,这李哪吒不但搅了东海龙王的龙宫,还抽了龙三太子的龙筋!好好的喜事硬生生的变成了丧事。

  更让东海龙王心寒的是,他这刚出生的四子此时此刻正在阎罗王那里溜达呢!

  在丧子之疼与四子体弱多病的两面夹击之下,东海龙王毅然去李府上讨公道。 随便出出气。

  而故事的结尾,便是东海龙王为了保全四子的性命,去玉帝那求来了一片漓泉,日日给这娇弱的四子给泡上,随后受了观音菩萨的指点,将刚出生不满一月的四子送往凡间的听澈寺,送走之前,还不忘为这四子取名,唤:漓,敖漓。

  五百年后……

  一个长发及小腿 ,一身红衣,柳眉弯弯,亮丽杏眸的男孩傲然屹立在听澈石上。

  “哎呦,我的小祖宗,您快些下来吧,不然大师又改责骂您咯!”

  一旁毫不起眼的乌龟正焦急的说道。

  “哼,我偏不下来!你让那个老和尚来!” 男孩娇气的甩头。

  “哎呦……小祖宗嘞……您这……您这真的让小的很难办啊!” 老乌龟急得都快哭了。

   “我不管!你快去!”男孩无理取闹。

  “老僧已经来了。”

  不知何时,男孩和老乌龟的身后悄然无息的出现了一道弯曲的身影。

  男孩转头一看 ,惊喜的叫道:“呀!老和尚你终于肯出来啦!”因他半夜三更‘不小心’将老和尚留了五年的胡子给剪了,这才导致这些日子老和尚闭门不出。

  “四殿下,事不宜迟,您快些和老身走。” 年迈的老方丈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他将盒子塞进男孩的怀里,然后心急火燎的伸出手夹在男孩的腋下,将他抱了下来。男孩不知道老方丈在急什么,也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老方丈如此出格的表情。

  “老和尚……怎……怎么了?” 男孩不解。

  “殿下,来不及解释了!” 老方丈看着眼前这个精雕细琢的男孩,叹了口气。

  造孽哦……

  就在前不久,他收到了东海龙王传来的信,信上说自己被奸人所陷害,天庭派那传说中的凶神三太子前来捉拿熬漓,命老方丈带熬漓前往十里桃林找到辞浅狐仙。

   所以老方丈这才十万火急从祠堂里出来。

  “老方丈,这……您快看!” 老乌龟死命的扯着老方丈的衣裙,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老方丈这才低下头。

  “老方丈,您快看天近!”

   老方丈猛得抬起头,眼睛一缩,样子十分惊恐。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天近一片乌黑,而这一层层黑云之上正站着一群千将万军,为首的便是一个头扎两个鬏,眉间一点红,五官菱角鬼斧神工,刘海下的那双眼睛乌黑发亮,凌厉异常,只见他耳上的流苏随着他的一袭莲角红衣随风而动着,他赤足踏着风火轮,一手缠红绫,一手持火尖枪,四肢上都带着暗金色的镯子,但只有来人才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镯子,而是杀人的凶器!

  敖漓一时看待了,但接着而上的便是灵魂上的惊悚与害怕。

  他朱唇微启:“吾乃天界三太子——哪吒,前来捉拿东海四太子敖漓。”

  敖漓听见对方喊了自己的名字,先是愣了愣。

  “卧槽,是那个爱抽龙筋的哪吒!”

  然而,哪吒皱着眉头,凌厉的眼睛扫向敖漓的所在处。

  遭了!

  敖漓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小眼神四处乱飘,身子还微微发抖,明显的太过害怕。

  真是祸从口出 。

  老方丈用他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哪吒打量敖漓 的视线,用手紧紧的握住他的肥龙爪,以示安慰。

  “让开。”

  冷淡的声音传出,敖漓抖的更厉害了。

  但老方丈仍然不退步,反而紧紧的抱住敖漓。

  哪吒突然莫名的很暴躁。

  他不喜他的命令被无视。

  哪吒抬起脚,从空中跨了出去,但走出的步子却是实的,他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在空中一会消失,一会出现在更远的地方,快的连身影都让人捕捉不到,而他的落脚之处会在他落下脚的第一秒,便闪现出一朵白色的莲花,随脚步的离去而流失,成为一抹白烟,消失在空中,每一步都是这样,不紧不慢,优雅中暗藏杀机。

  老方丈一惊,这是传说中的赤莲步!!!

  然而就在老方丈吃惊的一瞬间,敖漓便落入在哪吒的手里。

  看着近在眼前的哪吒,敖漓表示:

  妈耶!!!!!!!!!!

两眼一翻,差点昏了去。

  哪吒:“……”

  “三太子,敖漓已捉,可要现回天庭?”一个士兵见哪吒已经将敖漓捉到手,便上前一步拱手鞠躬问道。

  哪吒看见手里的小家伙,沉默的点了点头。

  “四殿下!”

  看见敖漓被哪吒捉走,老方丈和老乌龟只能在下面干着急。

 

 

  


如果我说我想写哪吒的耽美文会有人看吗(ಡωಡ)

百合段段

     由于是八月,气温是闷闷的,其中还带点热气,窄小的厕所间里, 少女的半长发披散着。可能是太热了的缘故,她将自己的前半身探出 厕所窗出。

  白皙的肤色上粘着她的发丝 ,纤细的手上捧着黑色的手机,白色的耳机线穿茂密的鬓发,流向隐藏在发丝底下的精致小耳朵。

  音乐的音量开到最大,此时此刻少女的耳膜尽管在震震发疼,她也没有摘下耳机。

  少女打完“没事,我下了。” 之后,深呼一口气,似放弃了一般,敞开一抹笑容。

  她吸完这在世界上最后一口气之后,转过身,绝然往外掉下去。

  这里是二楼,如果人往外跳,要么断腿,要么断手,但她也知道,二楼底下有一堆木柴堆积于此。若掉下去的话,定会一“剑”穿心,且死相十分难看。

  恍然间,天突然下起雨来,像一层蒙纱,掉落下来,起伏高低,连绵不断,虚无缥缈,忽隐忽现。

  空中像似响起了一首凄凉的戏曲,这戏腔音忽高忽低,时断时续,时而像撕丝裂锦,时而又像藕断丝连,时而像高山流水,时而又像春雨潇潇,唱腔凄美幽怨,委婉动听,扣人心弦。

  黑暗中,似乎有人向她伸出手……温柔的为她抚去颊边的青丝……

  只听,那人儿咿咿呀呀的唱道:“我在这里儿~等你~回家~~~~”

 


戏言,锲子

  纯则粹 ,阳则刚。

戏子若生前为 男儿身,死后魂魄便会一抹女子特有的阴魂。

                    ————《戏言》 by君清墨浅

戏言·锲子

  “哎,听说了吗?自那谭惜言后,又一位新花旦出世了!”

  “哦?当真?离谭惜言死后,这花旦位置可是空了十多年了!”

  “那可是千真万确啊!公告栏都贴上了!嘶……那花旦的名字叫什么……什么房……”

   “与前花旦一个姓,名谭房,字歺贞。”

  “哦!对,就是谭房!唉,小兄弟,你是怎么知道这新花旦的字的?”

  藏在斗笠下的嘴角艰难的弯了弯,没回答,问道:“这位大兄弟,可否与在下,讲一讲……这前花旦的事?”

  “你是外地人?”

  “正是。”

  “难怪,你竟然不知道谭惜言的恶行,小兄弟啊,我跟你说啊!这谭惜言写了一辈子的戏,真情假意,全在这戏里,他唱的戏,听过的人,都说好!可这戏界奇才,却走上了歪道!这谭惜言竟与……!唉,那人的名字,我可不敢说,反正这谭惜言放着好好的戏不去唱,跑去跟一个男的成亲!还私奔,结果最后叫人给抓了回来,谭惜言被乱棍打死,尸体扔进了戏子谷里,真是自食其果啊!而另一个怎么死的,我就不知道了。有人说被车裂,也有人说被赐毒,各种各样的死法都有,但毕竟是传言,不可信。”

  谭房听着听着,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炸了,眼眶也红了。

  祖父的恶行被流传下来,但他的功劳,却一件有没有!

  谭房看向窗外,耳边的吵闹声如隐如现,十分飘渺。

  “薄云淡月谢酒,檀板暗悄收,斜影栏杆处,趁醉吟,轻旋走……”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首祖父写了大半辈子的《戏言》。

  这首《戏言》,应该是写给那人的吧。

  身穿花旦戏服的谭惜言未抹胭脂粉扣,素颜挑水袖,托着儿时谭房的小手,嘴里“咿呀咿呀”的唱着戏曲儿。空座上仿佛有一抹淡影,正笑吟吟的看着这爷孙俩唱戏……

  雪,似乎又开始下了。

  蓝鲸「一」
  烈日。
  长相精致的男孩一人站在马路边上等着他的妈妈。因为他想吃柠檬奶茶,所以他妈妈去帮买,但是又因为买柠檬奶茶的那家店里人实在是太多了,带着小孩挤进去不太容易,男孩妈妈就叫男孩一人呆在原地等妈妈。
  男孩妈妈在怀有男孩的时候,特别喜欢吃柠檬,所以把生下来的孩子名字也叫柠檬,全名是吴柠檬。柠檬的长相完全遗传了他父母容颜的全部优点。圆圆的脑袋上半长的发丝服服帖帖的粘在脑袋周围。紫葡萄般大小的眼睛烁烁有神,而小小的带有粉红色的鼻子和嘴巴看上去真的很想让人上去狠狠的吻一口。
  一辆警车开过来,靠在柠檬所在地的边上。
  过了一会儿,
  车门——打开了,下来的是两个,身着便衣的青年男人,长得很俊俏。他们笑着,勾肩搭背的走进了眼前不远处鹿山广场的地下超市。
  柠檬歪歪头,抬起头看向后窗,后窗的窗帘已经被一个人,不,应该说是被一个“女孩”撩开了。
  “(⊙o⊙)哇!姐姐你长的可真好看啊!像娃娃一样!”柠檬对着里边的“女孩”扩开笑颜。
  浅浅的梨涡点在脸颊一旁,让人看着十分舒爽。而大大的紫葡萄眼睛现在眯成一条线,看上去活像一只偷了腥的小奶猫。
  车上的“娃娃”一直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动不动,看上去真的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娃娃似的。看是如此,但他心里是怎么想那就只有“娃娃”一个人知道了。
  “娃娃姐姐,我叫柠檬,最喜欢的喝的是柠檬奶茶!娃娃姐姐你叫什么字呢?”柠檬满怀期待的看着“她”。
  “娃娃”终于动了,只见“她”在在窗户是呼了一口气,小小的奶爪在上面写道:
  “牛奶。”
  你叫柠檬,我叫牛奶。
  “牛奶姐姐~”柠檬甜甜的唤道。
  自称牛奶的“女生”迟疑的点了点头。
    牛奶在迟疑什么呢?
  自从“她”“醒来”,这个傻不拉叽的丑男孩是“她”看到的第一个人,同时也是第一个叫“她”的人,但“她”同时也不解。
  “柠檬~妈妈卖柠檬奶茶回来啦!”
  牛奶抬头直视着声音的主人。
  一个20出头的美丽女性正微笑着拎着一袋米白色的袋子站在柠檬身后向柠檬招手。
  “啊啊啊!妈妈妈妈!我的柠檬牛奶!”柠檬转过头一见吴母手上的袋子就激动的叫了起来,接着向袋子(划掉)吴母飞奔过去,吴母顺手抱起他。
  而柠檬“啵唧”的一口在吴母脸上。吴母淡定的拿餐巾纸擦干净。
  母子俩手牵手,一大一小身影渐渐的消失在牛奶的视线里。
  牛奶抱着屈起的腿,学着先前柠檬歪头的姿势,露出懵懵懂懂的样子,但牛奶学着,却有着一丝悲伤的样子。
  被夕阳照射过的水面,现在却是如死水一般。
  我等你,奇怪的丑男孩。